终于迈出这一步 俄罗斯将用火箭发动机换中国电子设备 有一点尴尬

被爱好者称为俄罗斯航天“大嘴”的总经理德米特里∙罗戈津近日再次谈到了中国与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合作。这次罗戈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官僚”态度,而是诚恳地对媒体表示,俄罗斯愿意向中国购买“微电子设备”,而作为交换,俄罗斯也愿意向中国出售俄最先进、功率最大的火箭发动机,或者可以使用联盟火箭帮助发射中国卫星。

罗戈津(右)与NASA主管吉姆会谈

罗戈津的表态让我们略感意外,毕竟在过去的几十年,俄罗斯航天在整个东方阵营是独树一帜,不管是他们的火箭、空间站还是载人飞行能力都是我们无法企及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航天合作,或多或少都会给我们一些对方略显“傲慢”的感觉,甚至当年我们要购买俄罗斯发动机的时候,俄罗斯都不卖给我们。但这一次,俄罗斯终于在求变了,而俄罗斯态度显著变化的背后,可能蕴藏着更深层的危机。

可以说罗戈津的表态我们意外但不惊讶,因为俄罗斯航天目前面临着复杂的多边问题。广阔的太空前景和自身复杂的环境,逼迫俄罗斯航天不得不扩大与中国的合作,双方甚至已经签署协议,互相在对方境内建设不少于3座的导航系统地面站。我们总结了以下几点关键因素:

电子制造能力不足 向中国采购比西方更靠谱

尽管俄罗斯目前依然拥有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推力火箭,但基本都是前苏联时代的产物,俄罗斯最新的RD-191引擎,也是在几十年前的RD-170的基础上衍生而成的,可以说俄罗斯近年来几乎没有研制过任何一款新型的发动机。

联盟号是一款超过50年历史的火箭

也许你无法想象,到今天为止,送宇航员上天的联盟FG火箭,使用的依然是“模拟信号”系统。落后的电子设备进一步制约了俄罗斯航天的发展。由于俄罗斯在先进集成电路和电子制造行业的不足,让他们在运力以外的技术领域始终没法与欧美一线的航天国家相比。甚至俄罗斯最近要开展的人口普查工作,都要从中国进口华为的平板电脑。

多年来我国在电子制造领域已经处于了国际领先的水平,比如我们早期向俄罗斯采购的苏-27战机,除了外壳和发动机保留外,包括电传、雷达、飞控、武器系统在内的设备全部换成了更先进的国产装备。在中国服役的苏-30战机也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先进的苏-30。神舟飞船虽然脱胎于联盟飞船,但现在的神舟飞船在电子、通信和飞控系统上都远超联盟飞船。缺乏电子设备研制能力的俄罗斯不得不向中国提出采购申请。

受到SpaceX等的挤压 再不改变恐将彻底失去市场

随着民营航天的蓬勃发展,俄罗斯航天大国的地位在日渐受到挤压。特别是最近5年,以SpaceX为首的美国火箭公司几乎抢占了全球发射市场的半壁江山,俄罗斯过去供不应求的“质子”火箭也沦落到一年只发射一次的境地。这时俄罗斯如果再不“穷则思变”推出新火箭,降低发射价格,恐怕会失去更多的发射订单,对俄罗斯航天的发展非常不利。

SpaceX代表的新兴企业抢占航天市场

美国禁止令两年后生效 俄罗斯将失去西方市场

2019年上半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禁止令,从2022年1月1日起,美国企业要彻底于与俄罗斯航天说拜拜。即不允许使用俄罗斯的火箭进行发射,也不允许NASA与俄罗斯有过多的非必要性合作,尽管他们双方在国际空间站上依然是合作伙伴(基本上享受与中国同等的待遇)。

美国已经停止采购俄制RD-180发动机

一旦禁令实施,俄罗斯马上就会失去西方市场,意味着他们不能够再为美国和欧洲发射卫星。他们也会面临着与中国一样只能向“亚非拉”兄弟提供服务的困难情形。此时选择与中国抱团,也是看重了中国在过去20年耕耘新兴市场的成果。

探月工程缺乏资金 与中国合作是唯一出路

众所周知,目前全世界都在重返月球,俄罗斯也不能落伍。尽管俄方已经提出了未来10年的登月计划,但囊中羞涩导致其计划一拖再拖。用于载人登月的重型火箭至今没有影子,近几年的月球探测器仍然要使用50年前设计的联盟火箭发射。如果在探月项目上与中国深度绑定,不但可以解决资金问题,也让2030年登月变成可能。

俄罗斯与中国航天合作是最佳选择

造成俄罗斯与中国航天合作态度大转弯的原因还有很多,上面只是提到了最重要的4点。我们也很愿意与俄罗斯进行该领域的深度合作,取长补短优势互补,在合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