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确认“公理2号”明春前往空间站 顺带聊聊近年的私人太空游发展情况

NASA近日跟公理航天公司(Axiom Space)完成了第二次私人访问国际空间站项目“公理2号”的正式签约,本次任务将在2023年的春天启动,依然由SpaceX的载人龙飞船搭载4名私人宇航员执行。任务将由公理航天的员工、也是退休的前NASA宇航员佩吉·惠特森女士担任指令长,另外3名私人宇航员(太空游客)中至少包含了美国富豪约翰·肖夫纳。4个半月前,公理1号刚刚完成了处子秀,4名太空游客在太空度过了2周的旅行和科研时光,这是NASA自2019年宣布将近地轨道商业化后空间站美国舱段的首次私人访问活动。

太空游客与宇航员合影

公理航天公司的这两次私人空间站任务早在2020年底就基本完成了人员筛选,每次任务除去指令长是公理航天公司的自己人外,其他3名游客均需自己付费,费用为5500万美元/人。不过4月份“公理1号”的首次空间站之旅也遇到了不少问题,NASA及时吸取了经验教训并从“公理2号”任务开始为空间站商业化任务立了新规矩,提高了准入门槛。具体表现在:“公理1号”任务时,公理航天付给NASA的是固定费用,但实际情况是这4名太空游客抵达国际空间站时,需要值守的NASA宇航员大量工作协助才能完成一些基本的操作和所谓的科学实验,同时宇航员与游客之间的沟通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最严重的是由于天气情况,原定只有一周的空间站旅程足足延长到了半个月,也给空间站的既有计划造成了困扰。

公理1号的4名太空游客

现在不一样了,从2023年起通过NASA渠道前往国际空间站的商业旅游和科研项目,宇航员团队中至少要包含一名前NASA宇航员,负责复杂问题的处理和空间站中的事务沟通;第二就是NASA除了要求一个约1000万美元的固定服务费外,私人宇航员在空间站上吃喝拉撒都要按人头、按天计费,以弥补正规宇航员的时间和工作成本。同时考虑到国际空间站美国舱段的对接接口的使用情况,在不影响宇航员正常轮替的前提下,每年允许停靠私人商业飞船的次数不能超过2次。既然立了规矩,那就要看接下来怎么发展吧,可能只有NASA自己相信潜力无限这种鬼话吧,反正我是真不看好短期内的空间站商业化,限制太多了!也许只有等空间站退役、卖给公理航天这种私人公司后才会真正有起色。

公理1号接近国际空间站

顺着这个话题我们来聊聊近年来的私人太空游。由于各种原因(特别是前几年因为航天飞机退役,空间站运力非常紧张,每年发射4次的俄联盟号飞船刚好满足正常的宇航员轮替)导致最近10年都没有私人上太空的案例了。但随着商业航天公司的蓬勃发展,NASA在2019年重新确立了近地轨道的商业化,私人太空游再次抬头。不过重启后的商业太空游并不是NASA打头阵,而是SpaceX和美国富豪艾萨克曼合作的“灵感4号”太空慈善项目,在2021年9月将4名平民送上了600公里的太空。当然俄联盟号飞船也不甘落后,紧接着在10月就将一名俄籍导演和一名女演员送上了空间站拍电影《挑战》,随后又把日本富豪前泽友作和他的助手也送上了空间站。这两次联盟号的商业飞行仅仅间隔了2个月,共4名平民完成了太空游,算是跟SpaceX打平了。

空间站拍摄俄制电影《挑战》

需要指出的是,联盟号这两次任务从确定人选到发射间隔都不到5个月,也就意味着普通人只需要几个月的培训就可以穿上宇航服上太空转一圈。需要吐槽的是:前泽友作两人为空间站之旅支付了约8800万美元,平均也就4400万/座位,可为什么联盟号卖给NASA时就要8000万/座位?我不是想质疑联盟号乱定价,而是感慨这载人航天利润可观啊——降价50%都还有得赚。

在SpaceX和俄方都完成了私人航天首秀后的次年,NASA的首个私人航天项目,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公理1号”才顺利完成。粗略统计,在过去的12个月内总共有12名私人宇航员到达过太空,比历史上所有的太空游客总和还要多。从这个角度上说,我必须收回刚才对NASA开的玩笑,私人太空游确实是“潜力无限”。至于传言的汤姆·克鲁斯和道格·李曼要上太空,就算有也得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