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现在才加入登月大军为时不晚 背靠美国一点优势领先印度

随着2019年以色列和印度双双向月球发射了探测器,月球探索仿佛不再是大国才有资格玩的游戏,在主要的几个航天强国中,除了日本都已经规划了详细的月球勘探步骤,给人的感觉是日本在航天领域慢半拍或者总是走偏门邪道。

日本白兔计划月球着陆器

日本的航天科技在某些领域跟中美俄是部分伯仲的,但却一心一意地搞小行星取样,实在令人好奇。不过就在最近几天,一家日本私营企业“爱太空”宣布了一项2年内野心勃勃的月球勘测“白兔计划”,不禁令人怀疑日本现在才反应过来探月,是不是太迟了?

爱太空(iSpace)是一家2010年在日本成立的多元化航天公司,英文名字iSpace和我国的星际荣耀航天公司重名,但两家公司没有任何的关系。爱太空由一只百余人的全球化技术团队组成,致力于发展商业月球任务,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它们将在2023年以前完成两次示范性的月球勘探,并在2023后将月球任务商业化。爱太空已经与马斯克的SpaceX达成了协议,分别于2021年和2023年使用猎鹰9号火箭发射两枚月球探测器。

日本月球探测器绕月飞行

日本爱太空的月球探测起点非常高,并没有像我国或者印度一样采取“绕落回”的三步走步骤,而是一步到位,直接在2021年着陆月球,并在2023年的第二次任务中释放月球车,这两次任务被日本命名为“白兔计划”。日本的这种行为被认为是“弯道超车”追赶印度的一种策略。前两次任务的月球着陆器结构类似,只是第二次的还多带了一个月球车。

猎鹰火箭将直接把探测器送入奔月轨道,省去了类似印度的绕地球升轨操作,白兔计划的着陆器将在5天内飞抵月球。尽管使用的是美国的火箭,但这种探月的效率是绝对领先印度的,至少印度在10年之内做不到直飞月球。另外日本爱太空是与美国NASA的重返月球计划进行了深度的绑定,关于这一点请您继续往下看。

2021年完成第一次试验性着陆后,日本计划在2023年的第二次任务中增加一台“套娃”式子母月球车,有其独特的一面。该月球车在月面移动过程中还可以释放一个更小的“微型月球车”,并用一根脐带线与大月球车相连,微型车可以下到陨石坑底下进行探测。探测完成后大月球车通过收线的方式可以把小月球车从坑里拽回来,这种创造性的发明也是人类第一次将“攀岩”的理念用在了外星球上。

日本小型月球探测车

完成“白兔计划”的两次任务后,日本爱太空将开始批量生产月球探测器,并转入商业化运营阶段。他们的手段是通过潜在客户对月球数据的需求,拍月球车前往目的地采集数据,然后再售卖给客户(主要还是寻找月球上的水冰)。截至目前,他们至少已经规划了10次以上的探月任务,并已经获得了上亿美元的投资。

通过以上的介绍,您就会发现日本尽管刚刚宣布踏足探月领域,但他们的雄心壮志一点都小,而且部分理念非常的超前(比如说刚才提到的子母月球车)。日本月球探测器起源于两年前美国举办的一场“月球X”挑战赛,日本团队设计的探测器获得了前五名的好成绩,从理念上来说要比以色列的那一个要优秀的多,再加上国际化的项目团队,让他们的起点要远高于印度。

日本月球车和着陆器

其实,美国NASA正在招募合作伙伴向月球发送探测器,而入围的9几家美国“皮包公司”大都选择了与国外的公司进行合作。位于美国剑桥市的德雷珀公司也是入围者之一,他们在没有登月产品的情况下最终选择了日本爱太空进行合作,以此打入NASA的重返月球计划。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日本爱太空的探月计划只是美国重返月球的一项配套工程而已。

总结一下,日本宇宙开发机构(JAXA)经费有限,并未直接立项日本的月球探测计划。通过一家日本月球探测公司与美国企业合作,不但可以打入NASA的月球计划中,也可以直接提升日本的探月能力,可谓“双赢”。所以日本此时涉足月球探索并不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