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搞公平竞争了?NASA指定用天鹅座飞船改造生活舱 只为登月让路

7月20日,美国宇航局悄无声息的与制造“天鹅座货运飞船”的诺格公司签署了一份连金额都没有敲定的合同,决定跳过公开竞争,直接采用“天鹅座飞船”进行改造,来搭建“月球轨道空间站”的首个小型生活舱,并在2023年底前建成并发射到月球近直线晕轨道。消息一出,众竞争方哗然。

最简化版本的月球轨道空间站

2024年重返月球是NASA无论如何都必须要完成的使命,而之前的月球轨道站规划的是2028年建成,肯定无法满足一男一女两个宇航员2024年的登月要求。于是NASA临时抱佛脚决定在2024年前只建造“小到足够支撑两人登月”的极简模块,一切都为满足登月的最小需求而准备。随着时间逼近,NASA不得不撕下其伪善的外衣,跳过竞争与评议环节,直接将建造合同授予了老伙伴诺格公司。

选择诺格 NASA看中其三大优势

NASA也是被逼得没了办法,在潜在的6家“月球居住舱”制造商中,诺格目前是唯一有生产能力、且能保证2023年完成发射的企业;诺格公司也非常积极,为天鹅座飞船增加了载人生命保障系统,为了能与登月舱和猎户座飞船对接,他们还增加了对接端口和散热模块;此外用天鹅座货运飞船改造的生活舱只有3米直径和6米高度,能轻松装进普通商业火箭的整流罩内,无需为运载火箭发愁。

将被改造成月球站生活舱的天鹅座飞船

正是基于以上的三点,才让NASA下定决心甩开其他竞争方,直接与诺格公司签订月球迷你生活舱的建造合同。同时双方还约定,至于该生活舱的建造费用问题,可以在未来几个月里慢慢商量,费用不是问题,但诺格必须马上开始舱段的建造。

2024年美国宇航员登月的全过程

根据NASA的最低要求,支持2024年登月的基本款月球轨道站将只有两个基本模块,即PPE动力推进模块和迷你生活舱。动力推进模块将在2022年底被送入月球晕轨道,生活舱2023年底发射,并于2024年初与PPE模块在晕轨道对接,从而完成基本款的月球轨道站组建。登月舱将于2024年中抵达轨道站,搭载宇航员的猎户座飞船年底到达。

阿尔忒弥斯3号将于2024年底登月

以天鹅座为基础生产的迷你生活舱至少有3个对接口,因此可以同时对接登月舱和猎户座载人飞船。2024年底搭载4名宇航员的猎户座抵达月球轨道站后,将进入到生活舱中,然后两人留在轨道站,另外两人进入登月舱待机脱离轨道站着陆月球。完成重返月球使命后,两名登月宇航员将乘坐上升舱回到轨道,并由轨道器将宇航员送回月球轨道站。4名宇航员完成汇合后将再次进入猎户座飞船,并择机返回地球。

完成重返月球使命后,月球轨道站第二阶段建设再按照原计划展开,包括欧美的大型生活舱、物流模块、俄罗斯的气阀舱和加拿大的机械臂等。建成后月球轨道站或将成为人类进出地月系的毕竟通道。

全部完工后的完整版月球轨道空间站

其他5家竞争者后期还会有机会

早在2016年,当时川总还未上台,还没有急于5年内登月的NASA初选了6家有潜力的承包商,并提供了8700万美金的预研费用,支持其进行月球轨道站居住舱的研发。它们是毕格罗航天、波音、洛克希德马丁、纳米机架、内华达山脉以及诺格。当时NASA曾经承诺,尽管有六家企业获得了补助,但未来甄选方案时并不排除使用这六家之外的方案。

但事与愿违,随着川总和白宫缩短了登月时间,NASA必须快刀斩乱麻。因为此时如果进行公开竞争,生活舱的建设会产生18个月的延迟;即便只在这6家受扶持的公司内部竞争,也会造成6个月的延迟。即便是某一家的方案最终胜出,从纸面方案到成熟产品还将额外增加12个月的时间,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经过评估,NASA认定只有诺格公司有可能按期交付居住舱。

毕格罗航天设计的充气式月球栖息地

那这些落选的方案是否还有机会呢?呼声最高的毕格罗航天负责人就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沮丧,他说,“月球站需要的是一个能住人的栖息地,我们正是为此而生,但NASA选择了用天鹅座来改造,你知道那只是个货运飞船,我们不明白NASA为何这样抉择”。不过他也不忘给未来保留一些希望,“2024年后月球轨道站的第二阶段建设将展开,我们独有的充气式生活舱也会努力争取参与到建设中”。

看似是块令人羡慕的蛋糕 其实是个大坑

诺格公司在此事上表现却非常淡定,毕竟跳过竞争与评议直接跟NASA签合同,也让他们脸上无光。但不可否认的是,拿到NASA1800万的预研资金后,他们前期做了比其他竞争对手更多的开发工作。目前天鹅座飞船位于意大利的工厂正在全负荷运转,诺格也在全力以赴帮助NASA完成这一“不可能”的使命。

有人嫉妒诺格,说它们是靠关系才拿下NASA的合同,实际上不为人知的是尽管合同价格随便填,但签了这个合同就像是跟NASA写下了投名状,未来4年就是遇到再大的困难,诺格也要想办法保证月球站迷你生活舱能在2023年建成并发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