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地卫星将多到混乱 国际电联试图亡羊补牢 但短期无法达成共识

由国际电信联盟举办的2019年世界无线电通信会议(WRC-19)正在埃及召开,本次会议最被重视议题之一就是如何规范日益几何式增长的近地轨道卫星星座的发射和运营。目前国际上通行的一套卫星星座发射准则还是15年前颁布的,但随着最近5年大型低轨卫星星座的兴起,近地太空卫星的分配与协调问题越来越突出,频谱占用、干扰和争夺的问题层出不穷,而这一切都是从几大新兴太空公司正在组建的互联网星座开始的。

WRC-19讨论近地轨道卫星问题

15年前谁也没有预料到发射卫星的门槛会迅速降低到“白菜”行情,更没有想过会有一个像马斯克一样的疯子要在低地球轨道部署4.2万颗宽带卫星,因此国际电联现行的规则非常宽松。一个机构申请发射一个卫星星座,从它正式递交材料那天起,只要在7年之内发射一颗可用的卫星,并且能够稳定运行90天,那么该机构将拥有所申请频段的优先使用权,哪怕几年后再钻空子补发一颗卫星,又可以继续占用7年。

由于现行的规则宽松,钻空子的事儿就会经常发生,当然我们国家也在这上面赚过便宜。当年我们递交了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申请时,我们对北斗系统只有一些理论上的数据,但研制难度如何心里并没有底,好在宽松的规则给我们争取了7年的宝贵时间,专家们克服了各种困难终于在第7年有惊无险地将首颗无源北斗试验卫星送上了轨道,成功保住了我们申请的通信频段,为未来北斗系统的全面建成奠定了基础。

近地轨道将布满5万颗卫星

但现在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目前在轨运行的卫星总共才1800多颗,但未来8年这些新兴的航天公司至少要向太空发射5万颗卫星,如果继续沿用这一套规则,那么不但近地轨道的卫星会出现混乱,就连岌岌可危的通信频段也会出现更严重的占用问题。于是在今年的国际通信大会上,各国的与会代表们将提出各自的新提案,以规范和限制新兴航天公司的疯狂发展。

通过国际电联公布的数据看,针对如何规范大型卫星星座的发射和频谱占用,目前各国总共提出了7个提案。提案具体内容我们不再赘述,但基本上都采用了8年内达成3个里程碑的模式。即为申请发射星座的机构指定3个节点,在节点到来时必须完成指定的发射,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否则视为自动放弃星座的通信频段或者终止发射。

一网公司已开始部署低轨星座

美国在这一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它一方面联合美洲电信联盟做了一份激进的星座提案,另一方面还在国内执行更严格的规范发射要求。美国的新提案要求卫星星座运营商必须在3年内发射10%的卫星,5年50%,7年后全部发射完成。但这些数据在所有的7个提案中已经算是最激进的了,其他国家的提案依然有缓冲的空间。

由于低轨互联网星座的主战场在美国,因此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早就做出了严格的要求,像SpaceX的“星链”星座和“一网”星座,FCC要求他们6年内至少部署一半的卫星,9年内全部部署完成,否则剩余的卫星将不再允许发射。这也是为何SpaceX公司近期频繁提出修改发射计划,甚至喊出5年内发射10000颗卫星的真正原因。

SpaceX年内要射120颗星链

目前近地卫星星座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频谱的抢占,而国际电联仅作为频段的分配与协调机构,客观上很难规避所有的占频段问题,如果规范不好未来势必会出现频段干扰、卫星打架的不和谐情况,所以新的星座发射规则需要迅速颁布,但国际电联的意思是即便是本次会议讨论出新方案,还要等到4年后的下一届会议才会正式颁布。难道,这是给各大“流氓”留口子吗?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