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智号火星首飞背后的思考 未来是人类改造火星还是适应火星?

说到机智号火星直升机前几天的成功首飞,人们大都在讨论它的象征意义,难怪它首飞之前的热度一直不高。直到首飞结束几个小时后数据成功回传、白宫的拜总远程向JPL的团队祝贺、火星车拍摄的首飞视频公布后,整个舆论才像炸锅一样扩散开来,甚至昨晚的跟朋友小聚中,完全不懂航天的朋友也都在高谈阔论“机智号成为首个在外星动力飞行的航空器”这一事件。究其原因我想除了现在自媒体无孔不入地推送和讯息的发达外,人们也逐渐意识到这一划时代意义的事件,很有可能会推动人类在征服宇宙方向上的变化。那么有人不禁要问,火星作为距离人类最近的类地行星,未来的征服之路如何推进?是人类改造火星还是适应火星?

机智号直升机离地瞬间

首先,机智号直升机在火星动力飞行的成功不仅仅是象征意义。拜总的接见、媒体的大肆宣传、甚至连机智号起飞的那片土地都被命名做了“莱特兄弟机场”,还有国际民航组织居然还给了这个机场一个标准名称“IGY”,呼号就是机智号的英文名。这些不由得让我们联想起2011年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对接成功后成立的“太空邮局”,当时还觉得这种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太空邮局似乎是在作秀,但随着大国航天事业推进,这个月底就要发射空间站的“天和号”核心舱,届时航天员常驻空间站后,甚至未来普通人也能上太空后,邮件包裹往来太空就会成为日常,太空邮局也不会再是摆设。其实机智号火星直升机的意义也是如此,首先它具备极大的象征意义,但更重要的是希望人类未来在火星还可以保持同样的生活方式。

人类想移居和征服火星,就必然面对着在地环境的妥协。每天的时间变长,气候寒冷、重力减小、空气不能呼吸以及没有生物等。记得上世纪90年代国内有很多科学探索类杂志曾报道说美国科学家计划向火星发射一种藻类,可以吸收火星大气中的氮而释放出氧气,大约经过50年火星的大气环境就可以发生变化,逐渐适合人类呼吸。这一理论甚至被华纳兄弟拍成了电影,在2002年上映的好莱坞大片《红色星球》中,详细描述了人类向红色星球——火星送去了藻类,并试图改善那里的大气环境,经过几十年的演化,眼看就要大功告成时,藻类却被火星上的一种线虫类生物吃掉了。人类迫不得已提前乘坐飞船前往火星调查原因。注意,在20年前的《红色星球》这部电影中,首次出现了火星直升机!而且也是跟现在机智号一模一样的双旋翼直升机!

2002年电影中的双旋翼火星直升机

电影《红色星球》的开发时间大约在2000年左右,而JPL专家咪咪·昂领衔的机智号团队则是2015年前后开始立项该直升机项目,但两种飞机的构型却是出奇的一致!这不但说明当时的电影创作者背后请教了专业的科学顾问,还意味着人类在环境大不如地球的外星环境里生存,可控选择的方式并不多样。红色星球电影反映出人类想改造火星,将火星变成地球的环境的一种理想,甚至在20年前就设想出了今天刚刚实现的火星直升机,但依靠人类目前的能力,改造火星环境恐怕还是奢望。近10年来,特别是伊隆马斯克横空出世后,人类对火星的征服之路似乎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与其说过往的改造火星环境过于困难,不如说“适应火星”来得更简单暴力。在几年前出品的《火星世代》系列伪纪录片美剧中,马斯克亲自出镜阐述了未来人类移居火星的生活方式以及面临的种种困难。在最新的影视剧和马斯克们的设想中,未来的火星城市不再是类似地球的自然风光,而是被巨大的透明穹顶包裹的一个个巨大生态舱相连,进而延展成一座座城市,穹顶之下是生活的人类与动植物温室,穹顶之外有机器轰鸣的采矿场、水和氧气的合成系统和定期的“星际飞船”航班——对,就是马斯克家研发的那种。这似乎是目前成本最低的建造火星城市的方案,而且是可行的。

现阶段设想中的火星城市

马斯克在最近的推文中表示,“开发火星的意义在于宇宙的多样性,当某些生物物种在地球上已经消失后,试想一下他们还可以在火星上存在”。这是多么伟大而又魔幻的一种想象,但以马斯克为代表的SpaceX和NASA们都在向着这个目标前进。2017年曾经有一部名为《回到火星》的太空文艺片上映,讲的是第一个火星上出生的男孩加德纳回到地球找爸爸的故事。加德纳代表的就是火星的新生代,他的身高、骨密度甚至体内某些微量元素已经与纯种的地球人有了明显的不同,导致它回地球前需要给骨骼内注入大量的金属强化物质以对抗地心引力,此外加德纳的心脏也承受不住地球的“呵护”差点丢掉性命。这些虽然是科幻和想象,但也是未来人类移居外星的一种必然。第一代也许在为生存而奋斗,但火星上出生的下一代,尽管遗传的是人类的基因,但他们与我们已经有了变化,也可以说是人类逐渐适应了火星。

马斯克曾经说过,希望自己死在火星上。而他的公司现在几乎月月炸飞船也是在向着这一目标前进,这说明地球上有这么一批人真的在向着移民火星而努力。因此未来火星的第一代人类将在火星搭建一个基本的生存圈,在无法短期内改造火星环境的前提下,将“火星城市”这一片小的人类聚居地建设成类地球的运转环境,为下一步大规模开发火星打前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也许未来的人类真的可以改造火星,只是那时的火星人类还是地球的人类吗?这可能是一个哲学问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