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火星车着陆测试时降落伞未打开 着陆器模型损毁 明年发射成疑

欧洲空间局(ESA)近来可谓流年不利,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先是织女星火箭发射异常,报废了一颗卫星;然后引以为傲的伽利略导航系统又突然罢工,整个欧洲又折腾了两个周才修好;这才过去几天的时间,在瑞典导弹靶场进行“ExoMars 2020”火星车的降落伞测试时,再次出现了异常,再次让火星车2020年能否顺利发射碰上了一层阴影。

ExoMars火星车着陆全过程

由于欧洲2020年火星任务的着陆器是俄罗斯提供的,因此俄罗斯部分媒体率先报道了这条消息,“8月初在测试着陆器的降落伞时,主伞没能在适当的时间打开,火星着陆器模型以非常高的速度砸在了地面上,模型全部损毁”。尽管欧空局尚未公布这条消息,但从俄罗斯媒体的描述看,未开伞的故障应该是真实发生了。

欧洲ExoMars2020火星着陆器使用串联的两套单独的伞结构,当火星着陆器穿过稀薄的大气层抛掉隔热大底后,将首先打开第一套15米直径的辅助降落伞,然后通过该降落伞提供的拉力再把直径为35米的主降落伞引导出来,并提供着陆后半段的升力,直至着陆发动机反推。据俄媒称前几日进行的试验发生了巨大的异常,当着陆器模型被带到高空自由落体后,降落伞并没有打开!而接近ESA的人士称着陆器原型已经完全损毁。

ExoMars火星车降落伞高空测试

按照原计划,降落伞着陆测试应该在8月5日进行,以验证3个月前测试时降落伞撕裂的问题是否得到修正。靶场方面也在社交媒体上直播了降落伞测试的部分内容,但被眼尖的观众一眼就看出了内容的错误,原本应该公布的数据结果也被取消。随后瑞典航天部门发出正式消息称目前正在执行搜索和撤离的工作,但欧空局尚未对此事进行任何说明,或许与周末有关。

2016年发射的一期 ExoMars轨道器

这已经不是ExoMars第一次遇到的着陆伞挑战,在今年5月28日的一次测试中,两套降落伞均在尚未达到最大阻力的时候就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撕裂,但当时ESA表示将有时间和能力解决降落伞问题;无独有偶的是2016年发射的ExoMars一期任务,携带了一个火星着陆验证器,也是在着陆火星的最后一刻失去了联系,尽管ESA称是电脑错误导致过早的停止了反推,但并没有排除是否降落伞有关。

阿联酋的希望号火星轨道器

2020年原本要发射的4个火星探测器中,除了阿联酋的希望号探测器和美国的2020火星漫游车进展都比较顺利外,我国的蝴蝶火星车(萤火2号)还在等待长征五号火箭,欧洲的ExoMars连一个降落伞都解没解决好,中欧这两个难兄难弟遇到的问题都不算小。不过欧洲太空政策研究所也表示,降落伞的问题还有时间解决,只要着陆器和火星车不出现大问题,明年的发射不会推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