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嫦娥五号年底发射的可能性 从欧阳自远院士近日的报告说开去

7月是长征五号原定复飞的日子。在近日举办的可编程卫星峰会上,85岁的嫦娥工程前首席科学家欧阳自远院士做了嫦娥五号月球采样返回任务的完整报告。报告中不但再次提到嫦娥5号任务12项技术突破,还提及嫦娥5号发射时间是目前还是2019年底。报道出来后,让众多关注长征五号和嫦娥五号的人心情很复杂,不知是欧阳院士在照本宣科还是胖五的心脏病真的已经解决。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嫦娥五号今年能发射的可能性。

嫦娥五号采样返回探测器

嫦娥五号月球采样返回任务成行的前提

我们知道,由于嫦娥五号重达8吨多,因此只有大火箭“胖五”(长征五号)才又能力将其直接送入奔月轨道。嫦娥五号探测器早已准备就绪,就等胖五按时回归。另外,胖五归队后第一次不能直接发射嫦娥五号,而是先打一发试验性的“实践卫星”进行验证,成功之后第二次(遥四火箭)再发射嫦娥五号。这就需要胖五火箭满足“能够复飞且有一次成功发射记录”的必要前提条件,话题又转回到“胖五”身上。

长征5号火箭芯级问题的处理状况

院士在报告中再次提到的今年底进行发射,外界对此有两种理解。由于欧阳院士本人肯定清楚胖五现在的处境,因此一种观点认为只要还没超过预定的发射时间且官方并没有新信息更新时,一切按原定说法进行报道,等时间过了再给新的说法另一种观点是让欧阳老出来重申发射时间,给相关研制单位一点动力,遗憾的是这两种观点都是建立在胖五年底没戏的基础之上。

长征五号火箭发射

长征五号最后一次被公开提及是5月下旬航天专家包院士在深圳大学的演讲。当时包院士确认了胖五的问题已经找出,但是尚未彻底解决该问题。再后来就是5月底航天院领导慰问生产胖五芯级氢氧发动机的京11所,鼓励型号人员坚定信心,攻坚克难。这基本上可以推测出,至少到5月底胖五的麻烦还没彻底解决

假设“胖五”在7月份已经解决了所有的问题

如果从现在算起,胖五的问题都已解决,马上就可以拉到发射场进行组装,那么准备周期是如何的呢?由于火箭需要由远望21号船从天津运到文昌,按照前两次发射的经验看,假使运输船本月出发去天津装船,那么用于“复飞”试验的第三枚的胖五将不早于9月上旬发射。倘若复飞试验成功,距离12月初嫦娥五号的发射节点还有近3个月的准备期,时间还算够用,在这种情形下欧阳院士说的发射时间是靠谱的。

长征五号火箭

但如果7月底远望21号火箭运输船还没有动静,那么胖五复飞将不早于10月,留给第四枚胖五火箭的准备时间就不足2个月了,那样的话保12月上旬的发射节点就非常困难了。

更加激进的方案 遥三和遥四火箭任务互换

之前说过嫦娥五号发射的前提是胖五的“遥三”火箭复飞成功,如果更激进一点,让遥三和遥四的任务呼唤,用遥三火箭直接发射嫦娥五号,遥四火箭再发射实践卫星呢?假设该方案可行,以12月初的发射节点进行倒推,远望21号船10月中旬前必须出发去天津接火箭。因此我们只要关注远望21号船的动态,就能掌握第一手资讯了。

长征五号垂直组装

其实如此激进的方案实施的可能性较小,毕竟嫦娥五号的价值太高,一旦出现意外,损失会非常大。就像当年胖五“遥二”火箭发射的实践18号卫星,工作人员为了赶卫星进度连过年都在加班,可结果是跟随着二级火箭一起坠入了大海,损失不可谓不大。

总结:稳扎稳打 火箭可靠才是任务根本

以上估测都是以“保节点”的方案进行推算的,结果是嫦娥五号12月发射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前提是要看火箭能否按时复出。当然也有专业人士说没必要非要保12月的节点,如果为了火箭的可靠,推迟给一两个月也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我们乐观的估计,农历春节前后还是有50%发射概率的。

我们也只是通过欧阳院士的报告做引子,来分析了一下胖五复出和嫦娥五号发射的时间和节点能否保住的可能性,不包含火箭组装和整体测试的时间估算,引用的数据和消息也全部是公开的报道,希望能给关心嫦娥和胖五的朋友一个参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