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年之后又3年 NASA这两名“八球”宇航员终于要上太空了

美宇航局NASA前阵子发了一份简报,将原计划9月初执行的SpaceX耐力号载人龙飞船(Crew-5)推迟到不早于9月29日。飞船发射推迟本来就比较稀疏平常,但这次原因却比较搞笑:用来发射龙飞船的猎鹰9号火箭(B1076)在从霍桑工厂运往麦格雷戈测试场的半路上撞桥了!尽管NASA和SpaceX都没有公开事故的细节,但据美国航天新闻的记者透露,车祸发生在德克萨斯州范霍恩的一座桥上,估计当时牵引车是想穿越该桥。不过好在NASA表示猎鹰火箭很可能只是级间段受损,更换一些部件就能解决问题,因此发射延迟只需要一个月左右。
关注这一事件的同时,顺便扫了一眼即将搭乘耐力号Crew-5上太空的4名宇航员,两个熟悉的名字映入眼帘:“妮可·曼”、“乔什·卡萨达”。你可能不知道,这两名出自“8球”团队的宇航员命运是如此地多舛,培训2年、各种等待8年后终于要上太空了,居然又发生了火箭撞桥的离奇事故。这是啥原因呢?近20年来,NASA每隔4年就会招募新一批宇航员,宇航员一般经过2年的基础培训和2-3年的准备后就可以完成人生中的首次飞天。今天故事的两个主角妮可·曼和乔什·卡萨达早在2013年就入选NASA第21批宇航员梯队,该梯队共8人(4男4女,昵称“8球”),在当时也被称为“远离地球、探索深空的第一代宇航员”。
2015年,8人都顺利地从NASA宇航员培训中心毕业,又经过数年的项目实践后,他们被分配到了不同的项目中,有5人加入了俄国联盟号飞船的任务前往空间站、有一人去了SpaceX的载人龙飞船项目,而我们的主角妮可·曼和乔什·卡萨达却正巧不巧的加盟了由波音公司主导的Starline星际航线飞船项目。除了妮可和乔什,其他6人都在2018-2019年间完成了人生的太空处子秀,而他俩却受到“鸽王”波音航天一次又一次跳票的拖累,前往太空的计划一再推迟!众所周知星际航线从测试开始就麻烦不断,不是降落伞打不开就是飞船软件故障,解决了管线泄漏,飞行中又出现发动机熄火,总之不能用一个烂字概括。
(第21批NASA宇航员“8球”——深空探索第一代)
就是这样,妮可·曼和乔什·卡萨达的飞天计划从2019年一路推迟到了2021年。难道这就行了?测试又毫无意外地出了问题,星际航线的第二次无人飞行测试再次推迟到2022年!要知道早在2021年时,SpaceX的载人龙都已经4次送人上国际空间站了!NASA终于忍无可忍,大手一挥将妮可和乔什调到载人龙飞船麾下,让两人分别作为Crew-5的指令长和飞控,在2022年秋天首次前往空间站。不过,这个节点距离他们完成培训已经过去了快8年,离他俩入选宇航员已经快10年了。
妮可·曼和乔什·卡萨达都开设有自己的社交媒体账户,但从2021年至今都没有再发布过任何个人消息,估计他俩都一直在日复一日的训练加模拟吧。反观除他俩外的飞过任务的“8球”同学们,不是开讲座就是出席活动,每周都在社交媒体上晒自己的丰富生活,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下图)。
(妮可·曼的“8球”同学,宇航员梅尔和麦克莱恩参加JSC成立60周年庆典)
猎鹰9号撞桥只是个小插曲和由头,而妮可·曼和乔什·卡萨达10年不能飞的故事从侧面折射出美国大型航天复合体的低效问题,尽管大部分人都习惯了NASA把更多的钱给波音、洛马、诺格这样的亲生子和巨鳄,但花钱少效率高的SpaceX们正在逐渐地吞噬着这些复合体的份额。不过NASA看起来还是挺大度,并愿意继续给波音们时间,这当然又是另外一个复杂的故事了。
小背景:
1,“8球”(8 Balls)是NASA第20批宇航员给妮可·曼所在的第21批8人组起的外号,8球引申为桌球的黑老八,需要最后一个被击打入袋,意思是希望20批宇航员全部飞天后再轮到你们21批,也算是小小的自私和恶搞吧。NASA宇航员梯队一直有为下一届起外号的传统。
2,耐力号载人龙飞船(Crew-5)上的4名乘客除了妮可·曼(指令长)和乔什·卡萨达(飞控)之外,还有两名任务专家,分别是日本老将若田光一和俄国美女的安娜·琪琪娜!是的,你没看错真是一名俄国宇航员,还是他们的唯一现役女宇航员!令人唏嘘的是,促成安娜搭乘龙飞船的俄联邦航天集团老板罗戈津,刚刚在7月15日被Putin开除了。
3,“8球”中的4名女性宇航员全部入选了阿尔忒弥斯登月计划,而妮·可曼被认为是最可能的2025女性登月第一人,遗憾的是已经2022年下半年了她还未曾上过太空,这反而成了她的劣势。有一种猜测,波音的星际航线飞船被认为是小一号的猎户座登月飞船,原本NASA把妮可·曼派去波音,有点像指定的意思。
4,“8球”之所以是深空探索的第一代,但当时指的不是载人登月,而是NASA长远的登陆火星的目标,直到2016年川总登台后重新把回到月球当作了重中之重。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