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监察局警告:NASA将在2020年失去进入国际空间站的机会

美国NASA监察办11月14日新公布的一份《商业载人飞行计划》报告中指出,由于国内两家飞船制造商全都“不给力”,国际空间站的利用率将在2020年急剧下降,而NASA从明年秋天开始将面临无法进入空间站的风险。主要原因就是SpaceX(太空叉)和波音公司都发生了持续性的延误,两公司研发的新飞船都不大可能在明年夏天前拿到NASA的飞行许可,而NASA购买的俄罗斯飞船最后一个座位也将在明年4月份用尽。

美国人乘坐俄罗斯飞船将成历史

宇航局监察长办公室审查了商业载人飞船项目的时间表,太空叉将在2020年1月对载人龙飞船进行最终的资格审查,而波音将在2020年2月对其CST-100飞船进行上述审查。但实际情况是,审查的前提是首次载人飞行成功后才能进行,按照现在的进度,明年4月份以前两家公司连载人测试飞行都不太可能成行,资格审查可能要拖到夏天以后。这也跟监察长办公室分析的2020年中期才有可能完成资格审查的结论一致。

报告指出,飞船降落伞问题是困扰两家公司飞船进度的一个重要障碍。太空叉在2019年4月的降落伞测试故障至少让整个项目延迟了3个月;而波音公司在两周前进行逃逸测试时,也发生了降落伞未能完全打开的情况。时至今日,太空叉也还在测试其高调推出的“Mark 3代”降落伞,据悉他们还需要上百次试验才能确保可用。除了降落伞系统,宇航员的最后防线——逃逸系统也成了飞船研制的拦路虎,2019年4月份太空叉的龙飞船在测试时发生了逃逸发动机爆炸,而波音的飞船也因2018年的发射台逃逸故障导致项目推迟一年多。

联盟号上每次都会有美国宇航员

距离2020年春天使用美国飞船从本土送宇航员上天的节点越来越近,而这一目标越来越成为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2020年4月开始,国际空间站的常驻人员将从6人缩减到3人。而NASA宇航员克里斯·卡西迪将乘坐美国购买的最后一个俄罗斯联盟号座位前往空间站。届时空间站上将只有1名美国宇航员,这与正常情况下的3名人员在轨协同工作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卡西迪将疲于奔波进行空间站维护,而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科学研究。比如3人在轨时,每人每周有11.67小时的科研时间,而1人在轨时这一时间将骤减到5.5小时。(注意下图美国宇航员使用的带有国货联想标志的笔记本)

缺人将限制美国空间站工作能力

卡西迪乘坐的联盟号MS-16飞船将于2020年10月返回地球,如果到时载人龙飞船和CST-100飞船还没有准备好,空间站上就真的没有美国人了,这是NASA所不能接受的(美俄当年签订的协议就是美俄宇航员必须同时在轨)。事已至此,NASA局长吉姆·布里登斯廷近日给俄罗斯联邦航天集团写了一封信,正式提出了额外购买两个联盟号座位,分别用在2020年秋天和2021年春天的载人飞行上。当初拒绝使用联盟号的也是他,这脸打的啪啪的。

俄罗斯人对美国突然要求购买飞船座位的问题尚未表态,但NASA自身还必须面临复杂的法律问题。由于美国国会的《武器不扩散法案》的限制,美国与俄罗斯在航天合作上的豁免权将在2020年12月底到期,届时两国将不可能继续进行航天上的任何合作,如果美国人想继续乘坐联盟号,那么必须游说国会“老爷”,在不扩散法案上对俄罗斯继续豁免到2030年,但这个可能性实在是不大。同时,就算俄罗斯同意出售联盟号座位,也需要NASA全额预付车票钱(估计要达到2亿美金),这也是国会所不能容忍的。

美国本土飞船迟迟不能飞行

针对监察局长办公室报告的指责,NASA载人航天副主管肯·包尔索克斯却有些不屑,他告诉媒体说,监察长办公室提出的指责过于消极,监察办所描述的情况属于“最坏的情况”,他们根本没有正面的描述NASA为努力推进这一项目做的巨大努力,而且这种最坏的情况大概率不会发生。而监察办提出的“美国失去进入空间站的机会”也过于危言耸听,即便这一切真的发生,对美国的影响也是短暂的,而NASA正在尽全力去避免这一尴尬的发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